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甜蜜复仇的序

九十年代的劲旅走到尽头,新闻在某天清晨铺天盖地地报道恐慌。阿尔弗雷德在新泽西的家里醒来,五斗柜上的录音机上放着他自录的车库摇滚彻夜,直到附近小学起操的广播声盖过少年变声期嘶哑的声音。是天佑美利坚!阿门,年轻地异教徒不虔诚地在广播的乐声里装模作样,他轻轻地皱着眉头,眼睛仍然因为不适应强光眯成细缝,手不合十、也没有紧贴在蓝色的睡裤裤缝上,睡意朦胧地嘲弄着。每日例行,美好的一天。太阳在南方天际的一团熔化的红蜡油上燃烧。

他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走上街头,但今天透过街头商铺的落地窗,他看到电视屏幕里有魔鬼在尖叫。他不相信鬼神,但这是那条速报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麦克风的收音极差却又也极好,冥冥中像是某种意志操控的结果:记者的解说词模糊不清,但你却能清楚地听见背景里的尖叫声、抽泣声、和燃烧时什么东西发出的爆裂的声响。阿尔弗雷德猛然意识到那应该是某个人的灵魂,他没法控制地对这个想法感到恐惧。

驻足的行人越来越多,他更加惊惧地从橱窗里注意他到身旁的人全都有着扭曲的脸庞。他们因为害怕而尖叫但不发出声音,颧骨却在高频声波中变形,呈现出一种让人反胃的流质的感觉,让他想到烈日下的一滩滩柏油。高速路上的追尾事故的遗留物,他好像能听见刺耳摩擦声像尖刀一样刺进他的颅骨里。

三个和弦重复的轻快旋律、晨间无伤大雅的嘲弄、舒适的懒腰、燕麦饼干和热牛奶都烟消云散了。阿尔弗雷德冲出人群,他一路狂奔直到校门。他见到他的同学们勾肩搭背,在因为前晚脱口秀里粉红色的西装放声大笑,太阳的颜色已经变成柔和的金色,像一个巨大而又美好的奶油泡芙。他却因此感到更加害怕。他已经在剧烈地喘息着、颤抖着,不堪重负地需要用双手撑住膝盖,可他又马上直起身子疯狂地跑开。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评论(1)
热度(2)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