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阿尔弗雷德在一片漆黑里睁开了眼睛,那就像一个开关,整个机甲内部的灯都倏地亮了起来,像他和马修十五岁在温哥华度过的那个惊喜的圣诞夜,当他们打开门,骤亮的人造暖光熟练而又温和地把他们俩包裹在一起。


那时候海岸线可不需要什么机甲猎人呢。“怎么回事?”英雄先生咕哝着,脑内却弄不清楚前因后果,过去?现在?和未来?他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在视物,任何一个细节都模糊不清。“怎么回事?”他再次低声嘀咕了一次,并且终于开始注意机甲内部的情况了。


他首先发觉自己是控制机甲右半边的那个倒霉家伙。那我实用性不高的灰色传感重铠,并且头盔上的钢化玻璃上已经覆了层自己呼出来的热乎乎的水汽了。而他的搭档,显然并不比他的状态清晰多少,对方那双红色的眼睛正透过那层钢化玻璃,露出孩童初醒般困惑不解的神色来。
“嗨,是你啊小子。”基尔伯特神色疲惫地舒了口气并像以往一样再度轻快起来了,年轻的将军

评论
热度(6)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