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没必要忍受大都市清早汽车鸣笛的不友好,但安家在海滨游乐园里的一个改装集装箱里并不意味着日子会好过到哪里去。
     勤奋的工作人员早上八点十五分准时挂起彩带拉开大门,冰淇淋车的音乐和小丑乐队的鼓声很快就响起来,接下来接踵而至的就是喧闹的人声,过山车轨道痛苦的咔吱咔吱声,棉花糖机和鼓风机甜蜜腻人的呜呜声,最后就是他不得不在八点半从他的被子里爬起来,开始他作息规律而没有意义的一天。
     基尔伯特不带姑娘回家过夜。他现在无所事事常去吧里灌几杯啤酒,而他本人也承认自己的确长得有足够撩到不少姑娘的资本——但原则总是要有。他的家足够拥挤,尽管他尝试着把它收拾得井井有条,但这个改装的集装箱更多时候的状态还是不尽人意,再带个人回家醉醺醺的折腾,那第二天亲临这里的绝对会是个惨烈的核爆现场。
     基尔伯特几乎是是无所畏惧的,他不会怕甩在床边皱巴巴的黑色背心也不会怕床头柜上隔夜的冰冷披萨块,就连他发现自己莫名其妙丧失了人生前二十年的记忆时他都显得冷静异常。但当他发现他自己现在的生活已经陷入了得过且过,无所适从的迷茫里时,他整个人像是被唐突一般猛地震悚起来。







后面路德和洪姐之类的其他角色再慢慢写出来吧…。和DmC鬼泣里蛋铁的设定一样,好想看基尔拿叛逆耍帅qqqqqq。
初看DmC鬼泣游戏CG剪辑的时候被小小地惊艳了一把:不仅是up剪得好,关键是蛋铁他可真像基尔啊。我不管我不管,反正半天使半恶魔血统的设定,我可以玩一年。

评论
热度(2)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