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自己给心里的杰森加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设定.OOC有.


杰森养了两只狗,还有一只叫科波特的企鹅.

那日常大概是这个样子:

杰森从床上翻下来,他感觉脸上又干,又有点儿黏糊糊的错觉.他拖沓着步子到洗手台前抹了把脸,像只淋湿的狗甩毛一样抖起自己的脑袋.毛玻璃一样的视野内终于如他所愿地清晰起来,他才发觉脚边跟着一大一小,两只和自己一样,睡眼惺忪,饥肠辘辘,毛发蓬乱的狗.他拍拍两只狗的脑袋告诉它们他现在会去弄点儿吃的,但拉起的浴帘后不合时宜的拍水声让他的动作卡在曲膝的十五度的时候.他感觉被零下几摄氏度的冰块力达千钧地砸了整整一脸,脑袋清醒得能背诵出整整一章节的莎士比亚诗歌.他放轻脚步靠近浴帘,然后深吸一口气猛地拉开了这个潘多拉盒的盒盖子.

但这并不是他想象的这么糟的东西.杰森觉得他自己看到的是一幅幼儿园外墙上彩绘,和那种童话故事里滑稽的插图毫无差别的画面.他的企鹅在早上七点半,放满了整个浴缸的凉水,舒舒坦坦地扑哒着那对瘪瘪的短翅膀拍水,旁若无人地进行早间游泳锻炼.他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选择安静地拉上浴帘,带着自己的尖叫的胃和两只狗先去弄点什么能作为早餐的东西.

杰森算是明白最近几个月月底结算时这间屋子的水费为什么会有如此惊人的涨幅了.






以及一个小伙伴跟我提过的脑洞:

杰森给企鹅准备午餐的时候企鹅人突然造访,用伞尖敲敲地面尖着嗓子嚷嚷着:“我的午餐在哪?!”杰森一拳挥过去面无表情,我养的企鹅的确叫科波特,但那他娘的又不是你!






嘘,别问为啥企鹅能生活在这.我也不知道(Wait)

评论
热度(2)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