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分手

基尔伯特终于下定决心跟阿尔弗雷德把事情说明白,他把手搭在桌面上往前凑了凑,以前所未有地严肃态度直视着阿尔弗雷德的蓝眼睛。

“阿尔弗雷德,我们分手吧。”

而他的谈话对象此时顶着一头蓬松杂乱可以装下一窝鸟宝宝的头发往碗里倒玉米片,把硬纸皮的盒子抖得哗哗响。他反应迟钝地将半阖着的眼皮子往上抬了一点儿:“Pardon?”

基尔伯特近乎绝望地一头磕在桌面上,像是刚遭遇了什么惨无人道的重大灾难一样哀嚎着:“我们演的这出戏已经足够激怒亚瑟了!而现在他随时准备扒了本大爷的皮,而不是你的!”

阿尔弗雷德象征性地挑挑眉,把整整一勺子玉米片伸了过去,基尔伯特毫不客气地凑过头吃掉了那些玉米片,咀嚼着继续发表着他含糊不清的演讲:

“噢,然后你哥哥的独角兽会来咬断本大爷的小腿骨,等你下次见到我的时候会是在运往柏林的棺材里——一具满身都是黏糊糊枫糖浆的不完整尸体!”

“哦,但那关英雄屁事?”阿尔弗雷德用勺子搅拌着碗里泡得有点儿发涨的玉米片,他看起来漫不经心,但他的两条腿已经在桌子底下绞在一起;他和基尔伯特就这样陷入短暂的尴尬沉默,直到他以一种胜利者的得意笑容开了口:“我就是想看亚瑟柯克兰气得眉毛都炸起来!”

“老天——”基尔伯特揪着自己前额的头发仰面对着天花板,他的语气听起来痛心疾首得就像阿尔弗雷德无可救药:“你和柯克兰之间该死的小矛盾什么时候才结束?!本大爷总有一天会被你们俩折腾死的!”

“啊-歐,但英雄觉得你被生气的亚蒂弄死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儿?”

“别提这个,阿尔弗雷德,先让我们先绝交五分钟。”

评论
热度(69)
  1. 莞尔未央孤星厚德 转载了此文字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