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Mr·Jones/上

*梗出自北美兒童動畫《花園小尖兵》(……

*就是不會過渡啦!!

*英米估計下才會出現,於是不打tage了.



條子局在三個小時的方寸大亂後終於在局長亞瑟柯克蘭平地驚雷般的一聲怒斥聲中平靜下來。

粗眉毛的英國人扯了扯勒得發緊的領結,那雙帶有脅迫性的綠色眼睛掃視一圈顯然過於安靜的辦公室,稍顯滿意地抿了抿發乾的嘴唇,用手指輕輕叩擊著木頭桌面,示意情報科的那位年輕男孩兒出來梳理目前所知的情報。

金色頭髮的男孩,馬修威廉姆斯,他顯然看起來有點驚張,讓我們數數看,他把那幾個文件夾收好在抽屜裡直到小跑到白板前,總共做了三次超級深的深呼吸。 在這期間,所有警員的眼睛都直盯著那塊白板子,就像上邊有一位超級熱辣的美妞似的——那也是迫不得已的,誰都不想因為“不專心”被嚴厲的局長揪出來做三百個單手俯臥撐,這連超人都難以想象。

“好、好的,先生們,”這麼多雙眼睛盯著自己的感覺實在不好受,以至於讓他感到有些結巴,更何況接下來他要講的話題可真稱得上是非比尋常——馬修咽了口唾沫,在心裡給自己壯了壯膽子繼續說道:

“幾個小時以前我們得到消息,阿爾弗雷德·F·瓊斯,通緝已久的走私犯有了新的動靜。他有一個從阿肯色州急運往紐約市的秘密包裹,保護嚴密,情報科懷疑這或許跟最近那起毒品走私案有關。”

馬修幾乎是一口氣概括完了基本情況,同時他也感覺喘不上氣兒——雖然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中途他沒有換過氣所導致的,但最主要還是因為,案件中那位遭到通緝的,不安分的嫌疑犯阿爾弗雷德,就是他的表弟。

“上頭的命令是攔截下包裹。”亞瑟柯克蘭頷首示意馬修可以回到原來的位置去了,短暫的沉默後他端起咖啡杯抿了抿杯沿,略加思索後卻又再次放下杯子。阿爾弗雷德這個名字的出現顯然使他不得不花上更多時間思考方案。

“布拉金斯基,貝什米特。yeah,沒錯,先生們。你們的任務是實時追蹤包裹的行蹤並且攔截下它。威廉姆斯先生會協助你們找到包裹。”

亞瑟乾脆利落地下達了命令,順手把桌面上那個看起來挺重要的黑皮文件夾甩了過去。基爾伯特貝什米特伸直了手臂在頭頂上攔截了那玩意兒,當他想吹個口哨歡呼時卻被亞瑟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作罷。

“很好。行動起來吧先生們,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驚天大罪犯,阿爾弗雷德·F·瓊斯,其實就是個19歲的毛頭小子?”基爾伯特嗤笑著翻閱著文件夾裡阿爾弗雷德的檔案,瀏覽一邊後啪地一聲合上了文件夾。

“他一貫很討人厭,無論是他犯的事兒還是他本人。”伊萬半闔著眼皮子幽幽地冒了一句話,基爾伯特聳聳肩表示不予置評,轉而湊過去詢問在電腦前忙碌的馬修:“嘿小夥子。怎麼樣啦?”

“哇喔!”突然在身旁出現的人把馬修嚇得差點跌下椅子,他很快調整了狀態,有點兒尷尬地推了推眼鏡看著似乎想笑的基爾伯特:“……啊,預計三十分鐘後包裹會經轉手抵達三號街大道216號,那是一家快遞公司的所在地,我想你們可以準備趕過去了,先生們。”

“三十分鐘?你在開玩笑嗎?!” 基爾伯特的笑僵在臉上,他低頭再次看了看腕錶,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他拿起先前擱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用手肘撞了撞伊萬:“嘿,嘿,我們最好馬上出發了!時間可不等人!!”

但與此同時的阿爾弗雷德,非常、非常、非常的不愉悅。他那個重要至極的包裹還沒有到達,而且剛剛他手下打雜的夥計告訴他,警方似乎在追查他的包裹——這說明說不定他的包裹可能半路上就被攔下來,然後他這輩子都不用再想要收到它。

他洩憤似地按著遙控器按鈕,此時此刻缺少每日必備物巧克力奶昔的現狀讓他幾乎狂躁得要拽掉所有的頭髮。

“噢——!” 他看著電視機上的巧克力奶昔的宣傳廣告終於是忍不住了,喉嚨發乾,腦子裡棘手的事情擠成一團不得不使他尖叫一聲宣洩出來。

他跳起來跺腳氣沖沖地摔了電視遙控器:“我討厭條子,討厭透了!”這樣喊著他狠狠地踹了一腳沙發,隨後喘著氣對著那個凹陷的地方再次踹了幾腳,那頭金色的頭髮似乎也因為生氣而炸起來了,像隻毛毛躁躁的小獅子。

“就你們他媽的事兒多。”阿爾弗雷德盯著他的皮質沙發嘟囔著:“等著吧,英雄會拿到自己的包裹的。”



基爾伯特和伊萬趕到時載著那個秘密包裹的快遞車恰恰好停在快遞公司的門口,那個快遞員已經開了後車門的一邊,另一邊還虛掩著,看樣子已經卸了少些貨物下來。

“警察。麻煩了,我們需要檢查阿爾弗雷德·F·瓊斯先生的快件。” 那個快遞員顯然是被突如其來的這麼一出嚇到了,那雙有點兒驚愕的藍眼睛直直地看著伊萬和基爾伯特的警員證,好一會兒他才反應過來,連連點著腦袋態度殷勤誠懇:“好的!稍等一會兒警官先生們,我剛剛似乎已經把阿爾弗雷德先生的快件搬進公司裡了,但願他們沒有把它裝上其他的快遞車上!”

基爾伯特抱著臂靠在廂型的快遞配送車輛上,看著那位快遞員一路小跑進了公司,感到不可思議似的挑了挑眉:“上帝,本大爺真不敢相信我們就這樣完成了這個任務?這可比我想象中的容易多了。” 伊萬對此也表現得有點不可置信,他皺著眉頭重新打量起這輛不起眼的快遞配送車子的車身,試圖著尋找一開始就困擾著他的彆扭感出自於哪裡。當他的眼睛注意到虛掩著的那半邊車門時,他的太陽穴突突地跳得厲害,這讓他感到不大對勁,這或許就是他不自在的根源。他這麼想著,於是他毫不猶豫地伸手拉開了那半邊車門——

“……這真是太棒了。”伊萬錯愕地看著眼前的景象,一時間差點兒組織不好語言。沉默半晌終於是咬牙切齒地從嘴唇裡擠出這句話。 基爾伯特疑惑地側了側身子,將腦袋探過去打算一探究竟,卻在看到後備箱裡的景象時驚得差點兒崴了自己的腳——

一位穿著快遞員衣服的男人被打暈了踡起來塞在後備箱裡,剛剛虛掩的半邊門完美地遮掩住了他,以至於伊萬和基爾伯特甚至都沒有發覺。

而當兩人急衝衝地進了快遞公司詢問包裹下落時,不出意料地得到的回答是:剛剛那位藍眼睛的快遞小哥已經帶著包裹愉悅地走人了!

评论
热度(18)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