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Best things of my life

亞瑟柯克蘭居住在一幢廉價出租公寓的四樓。

屋子不大,被漆成米黃色的墻面已經有了脫落的現象,一塊一塊掉落的黃色墻面像是沒有愈合的傷口上被揭開的痂。他的那張鐵架子撐著的床緊貼著墻擺放著,白色的床墊子上自從阿爾弗雷德來到這裡後總是亂七八糟的放著屬於年輕男孩兒的雜誌。

整個屋子裡只有一扇窗,但采光卻並不算差,這也許得益于這個無名小城的棒天氣,七八月的時候這裡的陽光舒服乾淨得讓人忍不住打起呼來。

那扇窗正恰恰好就開在床緊靠著的墻面上,這個夏天裡阿爾弗雷德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坐在木頭制的的窗沿上,倚著窗子左側框架,一隻腳曲起來踩在窗子旁的床墊上支著他的吉他。來自加州的男孩兒熱衷於彈唱許多不知名的鄉村小調,亞瑟柯克蘭這個時候一般會坐在床上背靠著墻面,點根廉價的煙,半闔著眼皮子聽著。

這個地方的陽光特別棒,它們從大廠的窗口毫無顧忌地大笑著進來,順著年輕男孩兒的金髮跳躍,順著結實的肩膀和右臂落到軟綿綿的床墊上,細小的聲音混雜著吉他聲傳出去很遠。

建築在這個小小的城市里挨得特別緊,阿爾弗雷德的目光由窗口出發,視野內不高的被漆成紅色和黃色的古舊的小樓熱熱鬧鬧地擠在視野裡。極目處的藍天挨著窗框子,小塊小塊的雲朵慷慨地給日光讓了路,使得它們一路順暢地歡悅地哼著歌來到這兒。

阿爾弗雷德的心情為此也莫名其妙地愉悅起來,他抱緊了自己的舊吉他,坐在窗台上哼起歌來。

日光將時間拖拉得很長,這個夏天像是永遠沒有盡頭似的。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在小城的街道上傳了很遠,拐角路口旁那棵梧桐上歇息著的白鴿被歌聲驚得振起了翅膀,這座城市實在是太小了。

但亞瑟和阿爾弗雷德都不介意這個。這座小城,這間屋子,那把吉他還有他們彼此,就已經足夠構築起對方的整個世界。

















噢最近好想寫點日常之類的東西 !文筆跟不上腦洞真是太悲傷了。_。


评论
热度(15)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