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嘘。你们好,我是亚瑟柯克兰。你们可以叫我日不落小精灵,或者肥皂先生。

现在是凌晨一点。我的主人,一个浑身汉堡味的美国佬正五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打呼噜。这着实令人庆幸,我能坐在他的卧室地板上(耶稣啊,我好不容易收拾了一块看起来能坐的地方。)用他的手机刷刷微博。感人至极,他居然没有在睡前把他的手机折腾没电。日不落小精灵也是很现代化的,先生,我们可不是新大陆上那些可爱的印第安小精灵。

至于我怎么从一个无忧无虑的日不落小精灵变成肥皂的——嗯,有点曲折。那很丢脸,所以还是稍稍保持一下绅士的秘密好了。

令人庆幸的是这个愚蠢的北美人只拿我来洗手。我也无法想象他如果他用我洗澡会是什么样子——我是不是会浑身都是汗味,汉堡味,或是闻起来像碳酸饮料?

他的手机没电了。真可惜只能讲到这儿了,祝各位有个好梦.别忘了善待每一个肥皂,先生:)


梗出自:伊万:)

评论
热度(7)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