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那座公園拆遷前的最後一天恰好趕上了一場暴風雨,所以阿爾弗雷德沒有出門,只是扒著窗眼巴巴地盯著黑壓壓的雲層,心裡催促著什麼時候雨能停下來。

雨從下午一直下到第二天臨近清晨的時候,雨停的時候阿爾弗雷德有些困倦地抬起眼皮望著加州微明的天空,看著洗刷乾淨的雲層深處逐漸鮮明耀眼的顏色,迷迷糊糊地猜測著將要發生的事。

等太陽完全展露在加州的上空時,那些轟轟巨響的推土機還有其他的什麼笨重的機器就將推掉公園裡那片深綠色的遠古海洋,一點一點填平那塊凹陷進去的漂亮的寶石,而那張精緻的木頭長椅則會被打散丟到某些人的壁爐裡被燃燒著發出呼哧呼哧的響聲。再不久,大樓就像堆積木一樣被輕而易舉地砌起,高的直到完全遮住後面藍的晃眼的遠空。

然後在那之後——
他拖著腮幫子有點遺憾地想著,他以後或許再也看不見那個每天清晨出現在公園中的,漂亮的,粗眉毛的,綠眼睛的精靈先生了。

评论
热度(11)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