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已經記不起是多久以前,大概是1940年還是什麼時候,阿爾弗雷德在巴黎開會的時候見過亞瑟一面。

亞瑟依舊穿著他那件年代久遠看起來卻很乾淨的黑色風衣走在巴黎的普通街道上。巴黎冬天午後少見的陽光將埃菲爾鐵塔高聳的純粹黑影敷在亞瑟留長的劉海下,那雙綠眼睛里仿佛盛滿了塞納河里流動的晴空,高飛的鴿子落下細碎的白羽劃過留下淺淺的水痕。他還拉著一個姑娘的手,那是個漂亮的巴黎姑娘——她有著如同清晨紫羅蘭沾染了露水一般漂亮的眸子,鍍了金的髮絲在陽光下閃著粼粼的光。她與亞瑟牽著手,藍空柔和了她硬氣的黑色的裙邊,連裙裾隨著她走路的步伐微微地搖起時都帶起圓滑優雅的弧度。

阿爾弗雷德的目光追隨著那兩個人直到那兩個人消失在熙攘的人群裡,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連自己的情緒似乎都變得讓自己琢磨不清。

他懊惱地揉揉腦袋,有點煩躁地發覺自己似乎只記得那個姑娘的那雙漂亮的長腿——噢,那是令他格外印象深刻的,她穿了白絲襪。






這裡其實出現的是法姐(。

评论
热度(10)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