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阿爾弗雷德說,與布拉金斯基打交道其實是很簡單的。

見面微笑打招呼,兩句不和三句開打,打完了就並排坐在校醫室的長沙發上一起包扎,然後再不和,再開打,諸此循環,周而復始。

“打你個大頭鬼啊!”艾米麗憤怒地拿起書敲在阿爾弗雷德的腦袋上沖他大聲嚷嚷:“Heroine是要追他!”

阿爾弗雷德誠懇地望著自己的孿生姐姐:“你和他相處起來就會理解為什麼Hero會這麼想打他。”

“因為他帥氣高大溫柔還會拉手風琴,And,這些恰恰都是你沒有的。”艾米麗抽回手憐憫地打量著阿爾弗雷德:“年輕人,我知道你嫉妒。”

阿爾弗雷德聽了這話腦子裡就和炸爆米花機一樣,嗶的一聲噼里啪啦地炸得天翻地覆,當時差點就沒忍著彪出“英雄嫉妒那個大鼻子佬個屁”這句話。但勇敢的英雄大人在看到艾米麗桌子上的書盡是些無聊的大部頭時他感覺腦袋似乎都已經開始有點疼了——於是他識務地閉了嘴沒有打斷自己姐姐“做布拉金斯基夫人”的遠大理想,只能痛心疾首地看著姐姐走向這麼一條不歸路。





無結尾(。

评论
热度(6)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