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英/國驚醒的時候是凌晨兩點半,飛機正處於三萬六千英呎的高空上。飛機客艙里一片昏暗,只剩走道盡頭的洗手間亮著一盞滲著青藍色的白色的燈。

他閉上眼睛揉了揉太陽穴,努力回想著剛剛自己做的那個荒唐的夢。

夢的大部分已經不甚清晰,只記得他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個普通的人類……

安靜的客艙里只聽得到身旁座位上那個人均勻的呼吸聲還有耳朵里不明所以的沙沙聲。

放棄去回想剛剛那個奇怪的夢,但感覺自己似乎也難以再次入睡,英/國側過頭看著舷窗外烏黑的夜幕,單一濃厚的雲層里見不到璀璨的星辰銀河。

——三萬六千英呎的高空,連倫敦公園里那個巨大的摩天輪上的霓虹燈光都觸摸不到的地方,飛機航行其中就像烏黑色的深海沉沙里埋葬的孤舟。

他感覺自己耳朵里的沙沙聲越發響亮。

身旁座位的人似乎也聽到了那陣奇怪的沙沙聲醒了過來,他掀掉身上的毯子,用剛睜開顯得懵懂的灰藍色眼睛四處張望著。

他看著那雙熟悉的灰藍色眼睛,後腦勺暗金色的頭髮因為靠著椅背翹起來顯得亂蓬蓬的,看起來像隻剛睡醒的金色獅子。

原來自己身邊坐的人是美/國……

有點驚訝于自己居然會忘了這個,無奈地想著自己的記憶力也在這幾百年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差勁。

“美/國,你也聽見那個聲音了?”

沙沙聲似乎振動的頻率越來越快。

“啊……?”身旁的人疑惑地轉過來:“亞瑟,你在和英雄說話嗎?”

沙沙聲似乎大到震得他的座椅都有點不穩——

飛機猛地一頭扎下烏黑的雲層,像隻破舊的的、被撞得支離破碎的船沉入深海的黑色深淵。

“美/國,這是什麼情況?”他有點不明所以地轉回去問美/國,卻出乎意料地看到那個人慌亂的藍色眼睛。

客艙里突兀地被哭聲炸開來,女人尖銳的嗓音像一把匕首的刀尖細細地磨著客艙的天花板。

“這種時候你還在做夢嗎!所以到底誰是美/國啊?!亞瑟你是瘋了嗎!”身邊的人近乎歇斯底里,他轉過來,顫抖的雙手指節緊緊地扯著安全帶,那雙灰藍色的眼睛深處仿佛暈上深海的烏黑色,絕望和恐懼驀地填滿了虹膜上的所有色彩。

飛機從三萬六千英呎的高度突然地墜下。

英/國驚愕地看著“美/國”的神色,在飛機墜到一萬多英呎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了遺忘得差不多了的那個夢。

他夢見自己變成了一個叫亞瑟柯克蘭的普通人類,3月23日和自己的戀人阿爾弗雷德一同乘坐飛往德國的凌晨航班,在航班上睡著並且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飛機依舊在下落。

他靜靜地坐在座位上,被一個可怕的猜想驚得四肢發涼。

……到底是誰在做夢?

#9525航班墜落#

#逝者安息#

评论(3)
热度(11)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