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阿爾弗把槍擲在地上,癱在巴士拉路旁已經被打了幾個彈孔的長椅上喘氣。

“阿爾弗,這椅子快報廢了……小心摔下來。”亞瑟快步走到阿爾弗的身邊撿起那把槍,無奈地扯起阿爾弗雷德的一隻手臂示意他站起來。

“這仗該死的還得打多久……”阿爾弗雷德甩開亞瑟的手,換了個好看了點的坐姿坐在長椅上。他撩起汗濕的金色劉海不高興地嘀咕著:“英雄最近煙癮犯了。”

亞瑟被阿爾弗雷德的話驚到,他睜著綠眼睛帶著點質問的口氣急急地問道:“阿爾弗雷德,你抽煙?”

“有什麼問題嗎?”阿爾弗雷德抬起眼睛有點不耐煩地望著亞瑟,藍色的眼睛里挑釁的情緒淺顯易見。

“你不能……”

“亞瑟,少對英雄說教。你自己之前不也是抽過鴉/片?”阿爾弗雷德站起來,他半抬著下巴,不屑地打斷了亞瑟的說教。那雙冰冷的藍眼睛居高臨下地盯著亞瑟被氣得發紅的臉。

兩人在沉默中僵持了一會兒,直到阿爾弗雷德突然掐住亞瑟顯尖的下巴,湊上去抵住他的鼻尖,威脅似地著那雙被嚇到的惱怒的綠色眼睛。

“少說廢話,管好你自己。我們現在只是在合作而已。Right?”


评论
热度(11)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