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根據基友的歷史筆記摸個米英段子:)

還是看不懂繁體輸入法:)

於是錯字別打:)

“你管1740前的我叫美國……?”

阿爾弗雷德把頭上滲了血的繃帶換下來,他坐在物資集裝箱上叼著根煙嘲笑道:“得了吧,那時候英雄屁玩意兒也不是。”

亞瑟並沒有在阿爾弗雷德所想的那樣惱羞成怒,雖然他的臉色也並沒有好看到哪裡去,看起來和他親手做的做的司康餅一樣糟。

“阿爾弗,你的情況看起來很糟糕。”亞瑟沒有理會阿爾弗雷德開的惡劣玩笑,他盯著阿爾弗雷德的頭上的傷口一字一句地低聲強調著:“旅遊、保險、航空股嚴重跌幅;汽油價格也大幅度下跌……美國的經濟現狀可不是你想的這麼樂觀。”

阿爾弗雷德似乎毫不在乎地聳了聳肩,他把手撐在身後仰起脖頸往上看,那雙銳利的藍眼睛循著飛機飛行時拖曳出的航跡云來回看了很多遍。

“所以英雄是該尋求你的幫助嗎?”

望了許久阿爾弗雷德挪開了視線,他低下頭注視著亞瑟的綠眼睛嗤笑道:“別傻了亞蒂。你家不也是處在經濟蕭條中嗎?”

看著亞瑟有點惱怒地想要說些什麼反駁,阿爾弗雷德嘲笑似地揚起嘴角,在亞瑟將要開口時慢條斯理地用一段話緊緊地扼住了亞瑟的咽喉。

“少管閒事兒。英雄不需要你的幫助,英雄比你強大太多。”

“英雄不是1740年前那個畏畏縮縮的孩子。”

“英雄不是你的弟弟。”

#9.11#

评论
热度(3)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