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5月18日。
阿爾弗雷德低頭抹了把汗,巨大的旗杆在乾燥的烈陽下在乾裂的土地上立起了灰色影子。

“你們仰仗擴張你們的領土藉以解決問題……”

那個墨西哥人遠遠地站著。

蒼鷹的翅膀帶起熱風,卷著路的盡頭馬塔莫羅斯城上屬於美利堅的旗幟飄揚。那根旗杆就像阿爾弗腰間那把銳利的匕首,直挺挺地捅破白亮的穹頂。

“你們美國人可憐的民族自信心就只是通過這種擴張來維繫……”

墨西哥人那雙憤怒悲愴的綠眼睛裡出現了別的什麼東西,他有點慘淡地笑起來,沖阿爾弗雷德搖了搖頭。

“那是沒有用的。”

阿爾弗雷德盯著那個人的唇形,故作鎮靜地仰起脖頸不屑地與其對視,儘管那件緊貼著軍服外套的襯衫已經在三伏天裡被那人意味不明的話驚出一身冷汗。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墨西哥人徑直轉身離開,他乾澀的聲音遠遠地尋著熱風傳過來:“我們其實一樣。”

搜狗輸入法莫名其妙變成繁體了哭唧唧!不知道怎麼調回來orz,打的時候很多字都看不懂……

评论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