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Fake

来自一个米英手书的英米脑洞

杀手英

他醒来。伦敦郊区夜晚的风冷冽带着大西洋的腥甜味道,肺中像是淌进了血液,润泽但呼吸都卷着一股血腥味。

他从地板上坐起来,黑暗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那把属于阿尔弗雷德的勃朗宁被扔在他身边。他把那玩意踢到一边,挪到墙角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对面的墙壁。

说穿了他们这些人脑袋里不过是一片空白,空虚的脑袋叫嚣着充斥着杂乱的噪音,只听得见它们要活下来。他曾经也心怀梦想,在纽约大楼的二十三层顶上吹着冷风抱着自己的那把枪盘算着未来自己的安稳生活。

他坠入黑暗,只剩阿尔弗雷德的那双蓝眼睛的浅光在前方摇曳不定,那是他前进的唯一方向。在黑暗里他拖沓着脚步逐渐变得面无表情,那双像鬼火一样跳动着的蓝眼睛把他怀里的梦想一点点吞噬蚕食,最后他松开手从怀里飘落的只有寥寥几片灰烬。

他曾试图抓住在黑暗里那双蓝眼睛。无数个夜晚他蜷在床上捂着发红的眼睛呜咽着嘶吼,不管那双眼睛是什么都好,就算那只是一双渗透了世间假象的赝品也好,这已经是他在黑暗里唯一看得见的颜色了。

他在黑暗里像只鬣狗那样蜷缩起来,渴望着从地下二楼般的过去远远地逃离这里。

是他自己把自己带入那片黑暗的深色海底,跌倒被超越后又急起直追,只希望手里能抓回一丁点东西,哪怕那只是深蓝色的鱼影——哪怕只不过是又一次的假象。

被骗之后又毫不犹豫地深信不疑。

“因为阿尔弗雷德,我只有你。”

就是草稿神的那个MAD,歌就叫Fake。歌特别带感,真心的。

总感觉歌词更适合亚瑟。

评论
热度(9)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