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01/

上课的时候理查说他头疼得像裂开的夏威夷果,萨姆和朱迪扶了他去医务室。语法课枯燥而难过,阿尔弗雷德忿忿地想着刚刚他应该选择扶可怜的理查去医务室,至少这样他可以逃掉这节长得发臭的语法课。

还剩大半节课,当老师讲到“seem”的时候,萨姆和朱迪回来了。阿尔弗雷德看着萨姆边往座位上走边捂着右手手臂骂骂咧咧地说着:“理查那个疯子,刚刚老子扶他去医务室的时候他居然敢咬老子的手!”
阿尔弗雷德瞅了一眼,咬得还不浅,至少他捂住手臂的左手指缝间还可以看得到血迹。

后半节课阿尔弗雷德听得昏昏欲睡,可惜他没能如愿——萨姆的座位就在他斜后方,自他回来不久之后,阿尔弗雷德就感觉到他的呼吸粗重得可怕,甚至还夹着喘气。那声音不算大,但这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是足够吵了,至少他因此而睡不着。

“噢伙计,你他妈的能不能安静点?”

没有得到意想之中萨姆骂咧咧的回答,他的语气意外地虚弱:“弗雷德,既然你也不想上课,正好去帮老子拿点头疼药怎么样?我头疼得厉害。”

“umm?”阿尔弗雷德转过一半身子,他望着趴在桌子上闷声说着话的萨姆挑了挑眉:“虽然很不想去,不过能旷掉这节课倒是不错。”

阿尔弗雷德举了手,不出意料地获得了老师的同意。他对此感到高兴,他几乎在操场上玩了差不多半节课,以至于他差点忘了那个在教室里等着他带头疼药的可怜小子萨姆,直到还剩几分钟就下课时他才记起来还有这么回事儿。



大概是丧尸系列的文章?不会很长……也许无CP?全员向,慢慢填

评论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