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王湾摔了笔以后伏在桌子上,她并没有感觉到累,长年晚睡已经是一种没法抛弃的习惯,至少在她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没法抛弃。她不想继续写下去,晦涩难懂的汉字密密麻麻地挤在苍白的灯光下,脑子都有点晕晕沉沉。

她半阖着眼皮,回想着大哥曾经给她讲的睡前故事:玉兔捣碎的丹药,猴子偷吃的番桃,天狗吞噬的月亮——

她最终还是捡起了笔,挺直了腰杆继续写。她知道隔壁房间的灯还亮着,她的两个兄长和她一样与其奋斗着。

她知道她是为了什么而奋斗。

夜晚依旧很长,玉兔们在夏夜里嘿咻嘿咻地捣着膏药,毛茸茸地聚在一起哼起了童谣。

评论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