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因为饿。 (一)

#首发空间#

#没啥内涵#


医院的病房为了保证病人的休息,很早就会熄灯。阿尔弗雷德盯着与窗外夜空糊成一块的天花板发呆了整整一个小时才睡着。

他梦见他拿着一把刀,就放在他病床旁边柜子上的那把,护士小姐今天才用它帮他削了一个苹果。

梦里他浑身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半夜的医院里找不到吃的,他懊恼地翻遍了旁边的柜子,没找到什么能让他填肚子的东西。

于是阿尔弗雷德拖沓着一双拖鞋,搭配着蓝白条纹的病服搭电梯下楼。厚重的乌云覆盖住夜晚的星星,医院门口路灯的白光让适应黑暗的脑袋有点眩晕。

他觉得自己家里应该有什么吃的。他本来可以在医院旁的便利店随便买些什么填饱肚子,但他就是想回家。他在路边拎着把刀子站了好一会儿才等到一辆黄皮的出租车。他不客气地拉开门坐上去,尽管他知道他并没有带任何一块钱。

司机是个英国人,有一口漂亮的伦敦腔,说话的时候似乎每个单词都在他的舌头上滚动了一圈。一路上阿尔弗雷德都没讲什么话,他感觉自己的肚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揭开他肚子上的皮就可以看见被胃酸腐蚀的腹腔。

“到了。”阿尔弗雷德听见司机这么说,于是他抬起头看着司机的背影。他衬衫的领子没有遮住整个后颈,西欧人白暂的肤色在车内昏黄的灯光下变成漂亮的奶白色。这让阿尔弗雷德想到了住院前家里冰箱还剩的那半块牛奶布丁,空气中似乎都开始泛着牛奶的醇香,他咽了咽口水。他盯着司机的后颈,回想起自己平常怎么用勺子挑开布丁。他拿着刀子隔空比划了两下,就像他拿勺子挖布丁时一样。

他感觉更饿了。

他往前靠了靠,司机好像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依旧握着方向盘走在驾驶位上目视前方。

他用刀尖在司机的皮肤上比划着找着下手的地方,就在司机疑惑地转过头来问他什么事的时候一刀捅下去。

他没有留意司机的表情,不过他记得他看见那双翡翠一样的眼睛睁得很大,目光在那一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失去焦距。

他利索地用刀挖出一块肉,用刀尖挑着放进嘴里。他嚼着这些血淋淋的上皮组织,努力想象着自己是在吃牛奶布丁。

他感觉自己的肚子似乎好受了点,于是他开了车门就下车了。他没打算善后,况且自己家门口已经在眼前,他也懒得去管什么善后不善后了——老天,他还饿着呢。


评论
热度(3)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