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Hala Madrid!

为了标题这句话写出来的完全与它不相关的东西,推翻重构前的存档。
非典型的High School AU。与真实完全不相关,对提及的人名地名完全没有恶意。低劣的细节剽窃者

序:九月

如果你在马德里的某所社区中学就读,生活可能会很无趣。特别是当你对恶言恶语、幼稚但已经足够伤人的暴力感到索然无味时。

里奥为此忍受了整整两年。在这两年里的每一天早上,他坐在餐桌前,电视和报纸报道经济如何萧条但它们只是提醒里奥如此漫长的一天只是刚刚开始。他不是一个消极懈怠的人,然而他却总在这样的早晨里感受到一种古怪的灰色的,朦胧的但又让他疲倦而又感到平和的迷雾笼罩着他。透过它们去看同样雾蒙蒙的世界。他讨厌阅读时事但他喜欢当“萧条”这个词浮现在脑海里的感觉。

这只是九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他已经因为将在一年内离开这个地方、去往理想的大学而开心到偶尔甚至战栗。想想看,他甚至可以真正地加入一个足球队,而不是跟一群人高马大、用四肢而不是脑子踢球的白痴挤在一起。他们根本不会享受足球,他们把这当作工具,卖弄(并不出色的)身材,建立起幼稚王国里无用的(但对高中生来说还是很诱人的)声望,而且,对小个子的偏见只是让他们变得更糟。

两年了,他当然不只是一味地忍受,尽管他真的温和,就像他看起来应该是的那样;可是只有伸出爪子才能够捍卫你自己的领地,他已经学会早早地成为一头小狮子。毕竟,你很难找到一个真正的词去形容这所校园:它是庞大的然而又时常沉默,形形色色的高中生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但他们无一例外地看起来像灰色。里奥有时感觉自己也许看到混乱后面的一种叫人发懵却又冷酷的井然有序。(生物课上,他只记得一面发白的墙壁,发白的灯光下DVD的声音在广播的电流声里失真,解说员的语气平稳但里奥觉得那像审判,……“丛林法则”。)

他可以出拳,他知道自己跑得足够快,过于宽大的布料下的手臂上有薄薄的但有力的肌肉;而里奥也确保每一个人了解到他能够并且乐意这么做。所以尽管他是个看起来纤细过分的小个子,除了第一年里的前两个星期,他基本上从未卷入麻烦。直到现在关于他的身高、长相甚至温和腼腆仍然能够成为某些人语言攻击的对象,但他们总是不敢当着里奥的面肆无忌惮地发出尖锐的嘎嘎的笑声。

这还行,但就像我们理解的那样还不够好。不止一次当里奥感到无聊地盯着某处就像看到虚无,周遭的混乱的喧闹似乎在灯管投射的白光里燃烧殆尽,他会问自己,没有愤懑,像它们已经耗尽(如果是真的那么真叫人胆战心惊;他才十七岁所幸这件事从未真正发生过)而是一种很安静的发问,就像他平常表现出来的那样语气温和:我的生活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评论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