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星期三、西部和公路旅行

没有Summary,第一人称预警。首发在别的地方,没有什么内容,因为很喜欢所以加了个题这里也发一遍好辽。



“我已经打算要撰写一本小说了!”
我说,很突然所以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我把车速降下来而它终于不像跳羚那样快,在荒漠里,巨大嶙峋的红石在我们的两侧升起,道路在午后的阴影里但仍然让我感到能让心情愉悦的明亮。我们驶向远方。我应该觉得肃穆的,就从我意识到自然广袤又充满创造力的那一刻开始;但因为天是蓝色的、鹅黄色绿色的苔藓和草柔软但蓬勃地生长着让我想到春天,所以我感到轻飘飘的快乐。就算这时候亚瑟告诉我辣椒乳酪酱味道很糟,我也会选择慷慨地原谅他。(宽容是美德,当你开始看芝麻街的时候一只青蛙会这么说)

“噢?不,别提你糟糕的文学品味了。”
亚瑟说,他不再看着窗外而是转回来注视着我,好像他有诸多不满而这句话终于给了他一个宣泄的出口——可拜托!就连车上的DVD都是他选的!这毫无疑问是一场完美的公路旅行,他还能有什么不满的?我们从三天前上路时一直在听绿洲,相信我,伙计!当然了谁能不爱他们?就连用“酷”都显得不够所以我甚至想要创造一个新的单词。但是我们不能无止境地听绿洲,特别是当你要在越野车上度过一个月里的大部分时光时。我带了一整箱的绿日的专辑,而当我拥有能够震撼世界的东西并且在伟大的路上行进时,我绝对会创造机会让它们大放光彩。

“你不想知道我要写的内容吗?”
我决定无视他的小情绪;长久以来的相处已经让我足够明白该怎么去做。更何况,我现在正充满热忱和激情,一个分享对象是我迫切需要的而我的奇思妙想毫无疑问地会让他印象深刻,“我已经想好在扉页里写什么了,”我说,风吹过的同时我看见一只角马在旷野上跑过就好像风滚草将会追逐他一直到日落。这让我更笃定地想要把那句话说出口,就像个伟大的诗朗诵家:“ '世界属于阿尔弗雷德!——献给杰克凯鲁亚克'。”我欢呼,没法控制自己不因此骄傲地挺起胸膛。

“天哪,出现你的名字只是让它变得更糟了!”
亚瑟说,但他的眼睛说他在笑,“你爱它!谢谢,我就知道!”于是我在短短几十秒内发出第二句欢呼,双手脱离方向盘而亚瑟无法控制地因此发出一声尖叫:“安全驾驶!”我当然要为此感到狂喜,因为我已经知道他会在这本书出版以后珍藏它直到海水升上来把我们全部淹没的那一天,在那之前,他会在每一天晚上都翻阅它,尽管在只是亮着夜灯的卧房里,但他能看见伟大的美国的广袤的土地,触碰文字就像他真的能够拥抱真实和我的身体,所以就让他那些装模作样的抱怨见鬼去吧,我永远都享受这样的时刻而我知道他也一样。

“别担心啦,我也会提到你的,”我说,把脑袋凑过去一点好让他的额头贴上我的眉骨,当然了他还因为刚刚受到的惊吓攥着我的小臂,我贴心地没有嘲笑他,也没有让他下手轻一点儿。很多时候我都讨厌太正式的语言,以至于我只想让这句话简洁直白一点儿但能够充满力量,像燧石擦过我几乎下个瞬间就脱口而出,尽管现在气氛似乎有点儿温柔缠绵得过头,“ '献给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在夏日尽头的一支快节拍圆舞曲,我们要在草莓成熟的季节到家 ' ”,而亚瑟闭上眼睛,很快但是轻轻地说:“我也爱你。”

评论
热度(3)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