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秒的东西都是黑历史。黑洞式跳墙头。

诸多私设!背景部分参考剑三,去洛阳参加战友聚会(……)的老兵杨……人物不属于我,ooc属于我!一个没头没尾的小故事,看看消遣就好!

迷路了。杨家枪抱着枪蹲在谷底下,很是郁卒。两山夹道,大簇阴云从山头上滚滚而过,声势浩大,马场上任何一匹日行千里的良驹的蹄下与其比起来都要逊色。

他用鞋根碾了碾土块儿,转又去踏那些砾石,觉得不会有比当下更尴尬更头疼的境况了。一个小小的柳叶刀被他家江南的亲戚扔来他身边跟了一路,此刻吸着鼻子,眨眨水亮亮的眼睛,去拽他的辫子:“这里是哪里?”

“离洛阳还有多远?”

小孩儿懂得察言观色,最后一句还带点儿小心翼翼的意味,“我们……我们迷路了吗?”

哦,我还是个拖枪带...

他们一群职业选手退役以后就投身当下网络上的热门行业,当主播。都唱新的风暴已经出现,各项生存技能指数发展十分不均衡的酷哥们进军直播平台的阵势就像百万雄师过大江,终于翻身把歌唱。

退役以后叶修福至心灵,懒得彻底。他少见的勤勤恳恳在头几个月里,挂了个名儿在家族产业里,他不得不啃完几大本经管指南。这一看不得了,几行下来他思绪万千,体悟到生活不易,再远点儿就回想到东拼西凑的草根队伍兴欣刚建立放那年冬天杭州吹的冷风。叶修边读边想,居然觉得自己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了,领悟力超强,得心应手。

该搞的搞完了,叶修带着功成名就的愉悦心情,一身轻松(在世邀赛颁奖仪式上他都没有感受得那么深刻),跟家里人摆摆手说要搬出...

hp paro,太久不看了。

叶修带他翻出了窗户,那时月色正好。

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叶修叼着根真知棒,草莓味儿的,头也不回:给你过生日呗。

对于离开霍格沃兹主城堡这件事叶修已经是相当的轻车熟路了。傍晚的时候下过雨,现在他们踏进泥泞里,惊动的鸟像在神奇动物学课的那本厚图鉴上,以初醒冒冒失失的慌乱振翅逃开。

王杰希盯了一会儿,再抬起腿往靴子底下瞟了两眼——全是泥。他没有洁癖,但动物图鉴上数量庞大的沼泽小生物们开始一股脑地涌进他的大脑里,在他记忆里具象化的黑魔法基础防御咒语和量子物理学理论概念上缓缓蠕动着。我想去霍格莫德,他张口就来,你这男朋友当得不合格。

哪能啊?叶修说,大眼儿,你...

银河铁道之夜

Warning:很多私设。只是想写小细节,废话一篇,一个tbc。

高英杰说完了话,拧着斗篷下摆,只敢从帽子底下悄悄地打量一下墙上的挂钟,再悄悄地打量一下王杰希的脸色。
厚玻璃盘上星座简图刚刚流动到半人马座的位置,一条光电鳗被关在玻璃盘后充当发光源,胡乱窜着把表盘上镶嵌的魔石碎片撞得叮叮当当。年轻的魔道学者第一眼看见就被吓得不轻,他盯着那条不知疲倦地反抗着的光电鳗,分明记得魔道学者亲和光电鳗的魔法契约上写的是“与弗罗瑞森特的友情”。

小朋友来访的时候王杰希正在打盹,瘫在沙发上压着宽宽的帽檐盖了大半张脸,成功地以一个深不可测的酷哥形象在后辈面前掩盖住了他刚清醒过来的呆滞神情。高英杰说星星射线突然...

阿尔弗雷德在一片漆黑里睁开了眼睛,那就像一个开关,整个机甲内部的灯都倏地亮了起来,像他和马修十五岁在温哥华度过的那个惊喜的圣诞夜,当他们打开门,骤亮的人造暖光熟练而又温和地把他们俩包裹在一起。


那时候海岸线可不需要什么机甲猎人呢。“怎么回事?”英雄先生咕哝着,脑内却弄不清楚前因后果,过去?现在?和未来?他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在视物,任何一个细节都模糊不清。“怎么回事?”他再次低声嘀咕了一次,并且终于开始注意机甲内部的情况了。


他首先发觉自己是控制机甲右半边的那个倒霉家伙。那我实用性不高的灰色传感重铠,并且头盔上的钢化玻璃上已经覆了层自己呼出来的热乎乎的水汽了。而他的搭档,显然并不比他的状态清...

Prototype最佳

第一人称。米诞贺。没打完存一下,就不打标签了。

“(。・∀・)ノ゙嗨,我是阿尔弗雷德!”

“...呃,你可能需要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儿那么烂啦,和冻鲑鱼的肉泥黏糊糊,而且一团糟。事实上,我很久没有尝过这个啦!我的确会有点儿想它,在这种时候,就连下水道里挖出来的豌豆泥尝起来都会有蓝莓果酱那么棒的味道。”

“当然啦,我也很久没有尝过蓝莓果酱了。我们不该讨论这个的,这会让所有人和我的肚子都变得很难过的。让我们回到故事上吧——它真的太长啦,咱们要是不现在就开始,也许英雄会赶不上在晚间第一班巡逻前讲完这个故事,那可真的太扫兴了。”

“当一个超能力者在坎多的市政大厦前把总统的脑袋斩下来的时候,一切就...

睡眠不足。

看了微博开的脑洞。完全处在布鲁西宝贝状态的一只本蝙喵和他的小记者。
只是想苏布鲁西宝贝,有点失败。

布鲁斯韦恩,一只懒洋洋的黑色的长毛大猫。顶着一头胡乱翘起乱发的哥谭王子,抖了抖两只尖耳朵趴在落地窗前的办公桌上昏昏欲睡。
“………布鲁斯,我们等会儿还要开会。”
克拉克站在办公桌旁,看着对方因睡眠不足而发出懊恼的咕噜声,布鲁西宝贝的形象似乎岌岌可危,未经打理的刘海寥寥散在那双阴沉的金棕色眼睛前。
布鲁斯眯着眼睛上半身贴着桌面长长地呼出气,两只猫耳朵折下来贴着头部轮廓。睡眠不足的大猫连动动嘴皮子找些漂亮话搪塞过去的心情都没有了,他半阖着眼皮皱了皱鼻子完全不负责任地回应,甚至开始暴躁地龇起两侧的尖牙,克拉...

Wings.

龙骑英X上古龙米。
或许会有其他的米相关cp。只为了苏英,没别的想法。
很狗血的剧情有。

阿尔弗雷德冒冒失失地在黑森林里迷失了方向。

他埋怨着自己的哥哥总能在不经意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金色的龙拖着尾巴在潮湿黑暗的树底下折起翅膀,从嘴里吐出个电光噼里啪啦的小光球给自己照照路,小心翼翼地提防着引燃了这一大片古老而又神秘的黑色森林。

他没敢扇开翅膀从这片森林泥泞的充满枯枝残叶的沼泽地上挣开来,树与树之间的黑色的叶子比苍鹰的被毛还要蓬勃紧密,那些嶙峋的黑色的细枝被它们脆弱地包裹其中难以分辨。

好心的龙想,我还是别伤害这些生长了那么久的老家伙的好。

亚瑟柯克兰,鬼影海岸边山崖上那幢庄园里最尊贵的主人...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