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fo,只有我爱阿尔弗雷德这一点是永远都不会变的。

星期三、西部和公路旅行

没有Summary,第一人称预警。首发在别的地方,没有什么内容,因为很喜欢所以加了个题这里也发一遍好辽。

“我已经打算要撰写一本小说了!”
我说,很突然所以把我自己也吓了一跳;我把车速降下来而它终于不像跳羚那样快,在荒漠里,巨大嶙峋的红石在我们的两侧升起,道路在午后的阴影里但仍然让我感到能让心情愉悦的明亮。我们驶向远方。我应该觉得肃穆的,就从我意识到自然广袤又充满创造力的那一刻开始;但因为天是蓝色的、鹅黄色绿色的苔藓和草柔软但蓬勃地生长着让我想到春天,所以我感到轻飘飘的快乐。就算这时候亚瑟告诉我辣椒乳酪酱味道很糟,我也会选择慷慨地原谅他。(宽容是美德,当你开始看芝麻街的时候一只青蛙会这么说)...

【Crissi】Aye Shawty

High SchoolAU

没有Summary因为它真的很短。

“我有惊喜要给你。”克里斯蒂亚诺说,像往常一样眨眨眼睛,笑出一笑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总用这样微笑和眨眼来获取自己想要的,瞧啊,这种卖弄自己好看皮囊的、卑鄙至极的商人、机会主义者。里奥已经学会在他这么做之前就提前告诫自己一百万遍,成效并非卓越甚至差劲至极,但至少他已经努力了。

“什么?”

里奥提防着退后一步,他飞快地瞥了一眼克里斯蒂亚诺又低下头,把课本和文具一股脑地扫进书包里,“我已经决定好不接受了。”他并不笃定地说,最终还是犹豫着把目光移回葡萄牙人的身上;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别的什么被迷倒的、羞涩的高中女生,他不想对克里斯...

【无授权翻译】【Crissi】Like A Hurricane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4480871/chapters/10186193

无授权,已撞车就不打tag了。存档,练手,有部分参考已有的译文,大量错误和意译预警。

Like A Hurricane

carolinka


Summary:

我只是个做梦的人,而你只是一个梦。你本来对我来说可以是任何无关紧要的人。

( CM二人分别是来自马德里和巴萨罗那的普通学生,不得不通过网络与对方绑定。)

Notes:


我知道,这写得很糟,但我自己想要读它,而且我记得我在哪里看到过“写你自己想要读的作品”这句话。...

甜蜜复仇的序

九十年代的劲旅走到尽头,新闻在某天清晨铺天盖地地报道恐慌。阿尔弗雷德在新泽西的家里醒来,五斗柜上的录音机上放着他自录的车库摇滚彻夜,直到附近小学起操的广播声盖过少年变声期嘶哑的声音。是天佑美利坚!阿门,年轻地异教徒不虔诚地在广播的乐声里装模作样,他轻轻地皱着眉头,眼睛仍然因为不适应强光眯成细缝,手不合十、也没有紧贴在蓝色的睡裤裤缝上,睡意朦胧地嘲弄着。每日例行,美好的一天。太阳在南方天际的一团熔化的红蜡油上燃烧。

他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走上街头,但今天透过街头商铺的落地窗,他看到电视屏幕里有魔鬼在尖叫。他不相信鬼神,但这是那条速报给他留下的第一印象。麦克风的收音极差却又也极好,...

最近会把师徒的那篇环太平洋AU的文给填了

占1个tag。有没有喜欢冬日阿贾克斯的朋友?环2开场简直一见钟情啊,觉得他真的是非常可爱了!不管是名字还是机甲设计还是(并没有公开的)驾驶员朋友……对拳击手说“别闹”的那一句居然让人觉得有种漫不经心的温柔(。。),啊,而且阿贾克斯也是宽肩窄腰的好同志呀!

阿尔弗雷德在一片漆黑里睁开了眼睛,那就像一个开关,整个机甲内部的灯都倏地亮了起来,像他和马修十五岁在温哥华度过的那个惊喜的圣诞夜,当他们打开门,骤亮的人造暖光熟练而又温和地把他们俩包裹在一起。


那时候海岸线可不需要什么机甲猎人呢。“怎么回事?”英雄先生咕哝着,脑内却弄不清楚前因后果,过去?现在?和未来?他像是隔着一层毛玻璃在视物,任何一个细节都模糊不清。“怎么回事?”他再次低声嘀咕了一次,并且终于开始注意机甲内部的情况了。


他首先发觉自己是控制机甲右半边的那个倒霉家伙。那我实用性不高的灰色传感重铠,并且头盔上的钢化玻璃上已经覆了层自己呼出来的热乎乎的水汽了。而他的搭档,显然并不比他的状态清...

Prototype最佳

第一人称。米诞贺。没打完存一下,就不打标签了。

“(。・∀・)ノ゙嗨,我是阿尔弗雷德!”

“...呃,你可能需要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这儿那么烂啦,和冻鲑鱼的肉泥黏糊糊,而且一团糟。事实上,我很久没有尝过这个啦!我的确会有点儿想它,在这种时候,就连下水道里挖出来的豌豆泥尝起来都会有蓝莓果酱那么棒的味道。”

“当然啦,我也很久没有尝过蓝莓果酱了。我们不该讨论这个的,这会让所有人和我的肚子都变得很难过的。让我们回到故事上吧——它真的太长啦,咱们要是不现在就开始,也许英雄会赶不上在晚间第一班巡逻前讲完这个故事,那可真的太扫兴了。”

“当一个超能力者在坎多的市政大厦前把总统的脑袋斩下来的时候,一切就...

© 孤星厚德 | Powered by LOFTER